筆趣閣 > 言情小說 > 正當梨花開滿天涯 > 《正當梨花開滿天涯》正文 343、

《正當梨花開滿天涯》正文 343、

新書推薦:狀元郎他國色天香看庶女如何寵冠六宮戲精祖宗三歲半重生嬌女寵大佬穿成異能大佬后我出道了穿書王妃拿錯了劇本王爺這廂有喜了重生后我只想一路躺贏侯府今日垮了嗎王爺,王妃又去種田了

    雖然在金鶴面前說試試,但對于能不能選上這件事,孟憲抱的是隨緣的態度。

    臨走前金鶴說這件事還未正式公布,讓她先保密,所以孟憲回去之后跟誰也沒提,連小喬都沒說。然而讓她始料未及的是,第二天中午剛過,就有人找上門了。

    第二天中午,孟憲結束排練之后就跟小喬一起去食堂吃午飯。吃完之后正在水龍頭下刷碗,恰巧碰到吳敏跟潘曉媛經過。本來相互之間都是不搭理的關系,沒想到潘曉媛居然開口跟她說話了,她把自己的餐具交給一旁的吳敏,走過來,說:“孟憲,你有沒有時間,我有些話想跟你說。”

    孟憲有些意外。自從上一次在后臺親眼目睹她被金鶴訓斥之后,她有一陣子沒見過潘曉媛了。擺在明面說的是家里母親生病做手術,她請假回去照顧了,但私下里傳的最多的是她懷孕了,回家打胎去了。對于這些小道消息,孟憲是不信的,畢竟在她看來,潘曉媛還不至于為了岳秋明那種人糊涂到這種地步。然而如今看她臉色明顯不如以前紅潤,心里也有了一絲疑慮。如今她來找她,也不知是為了何事。

    “是有什么事嗎?”孟憲也沒跟她太客氣,反正無論如何在她那里都落不了好。

    潘曉媛看上去沒有以前那么氣勢了,聞言只是說:“有事,咱們去那邊兒說吧。”

    什么事兒還得避著人?孟憲反倒有些好奇了,她也把餐盤遞給了小喬,囑咐她先回去,然而跟著潘曉媛去了一個人少的角落。

    打量一下四周,孟憲正回目光,看著潘曉媛:“好了,說吧。”

    潘曉媛心里有一絲痛苦,沒想到她也有求到孟憲的一天。然而為了自己的以后,她不得不忍下這個膈應,向孟憲開口。

    “孟憲,金老師有沒有跟你提話劇選角的事兒?”

    孟憲一愣,下意識十分警惕。

    “你想說什么?”

    “我知道她跟你提了。”潘曉媛沒什么耐心的說,“你能不能把這個機會讓給我?”

    饒是清楚潘曉媛的為人,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孟憲還是被震撼了下。沒想到,會有人理所當然到這種地步。

    抿抿唇,孟憲說:“這件事是金老師決定的,我沒有權利決定讓不讓給誰。你想去,就自己去找金老師說。”

    誰說她沒去?她就是去過了,知道不可能才來找的孟憲。

    潘曉媛挺直脊背,說:“我知道金老師一向偏向你,有什么機會也是先考慮到你。但這件事并不是金老師一個人能決定的事,她自己就拍板把這個機會給了你,是不是也太選人惟親了?”

    孟憲氣極反笑:“那就在隊里舉行一次選拔吧,但是曉媛,未必就是你。”

    “你——”潘曉媛氣的臉都紅了。任誰都知道,現在舞蹈隊里跳的最好的就是孟憲,所以她說這話,擺明就是對自己的嘲笑和不屑。然而叫她就此放棄,卻也是不能的。她跟岳秋明已經快要鬧掰了,但目前的她還不想跟他分,有這么一個嶄露頭角的好機會,一旦抓住了,她很有可能就一躍而成為一個干部。到時候身份不同了,或許岳秋明的母親就不會反對了。

    “你是不是看我現在這個樣子挺得意的?”潘曉媛冷著臉問。

    孟憲表情平靜地反問:“有什么好得意的?”

    潘曉媛也不知道她有什么可得意的,她只是覺得,她應該很樂于看見自己現在這種沒有著落的樣子,就像她曾經看她那樣。

    “你要是真想要公平,那就更不應該這樣來找我了。”孟憲說,“去找隊里反映吧。”

    “你好像還挺不在乎的。”潘曉媛鼻腔里發出一聲哼笑,“難道你不想要這個機會,也不貪圖它帶來的好處?”

    “想啊,現在想了。”孟憲笑笑,“但我也不怕競爭。”

    潘曉媛一噎,一時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了。

    孟憲也不想再跟她爭論下去了:“起風了,我先回去了,你自己決定吧。”

    回到宿舍,小喬湊上來,好奇地問潘曉媛找她什么事兒。

    孟憲想了想,就把前因后果都告訴了她。小喬一聽也挺生氣,她氣孟憲跟她廢話那么多,還說什么對內選拔。到手的好機會,憑什么還要扔出來讓眾人搶啊。

    孟憲卻是一副不太想跟她爭論的樣子,在她看來,這是一件根本沒必要放在心上的事。最后團里決定讓誰去就讓誰去,她絕對服從安排。

    小喬一聽更上火了:“你當機會都是這樣拱手送上門的呀?你要爭取呀憲憲,這可是在全軍面前露臉的機會,錯過這個下一個你去哪里找呀?你不還在準備軍藝的考試嗎?到時候你不用考都爭著有人要你。”

    “我知道。”孟憲失笑,“我當然會去爭取,但決定權到底不在我手里,所以我說這事兒隨緣。”

    小喬眼珠子轉了轉:“要不,你去找找首長?這事兒他一定有辦法。”

    孟憲想都沒想就拒絕了。

    “干嘛要找他呀,我又不是非去不可。”撇了下嘴,她說,“我不想拿這些小事兒麻煩他。”

    小喬也沒轍了:“哎,你個死腦筋。”

    孟憲低頭不語。

    經過潘曉媛這么一攪和,這事兒確實有些傷腦筋了。知道自己可能到手的機會被人覬覦著,那就得提防著點兒。不過事后想想,潘曉媛也攪不起多大的風浪,最起碼還有金老師這一關在,于是便放心了一些。

    轉眼,到了周末,孟憲起早回了趟家。

    母親田茯苓看見她,免不了又是心疼她瘦了。抱怨文工團里工作忙,讓她這么長時間不著家。孟憲其實是有些心虛的,畢竟她心里清楚,好幾次能回家的機會,她能用來跟周幼棠見面了。

    父親孟新凱正在家里長吁短嘆著。這幾天軍委發文規定,要求軍及以下單位不準再進行一切經商活動,將工廠和企業交還地方,為此有不少人跑來他們后勤部反映情況,大吐苦水的,弄的所有人都頭疼不已,只能一遍遍地重復著:理解歸理解,但上頭的命令還是得執行……

    看著他家閨女了,孟新凱更發愁了。原是想送到部隊上去,當幾年兵找個差不多的人嫁了的,卻不想來了一個周明明,鬧出了那么一樁大丑事。現在軍區里知道這件事的誰不忌諱?想找個部隊子弟有些難了,就算本人喜歡,家里也不一定答應。只好將范圍擴大到地方上的合適人家,托熟人介紹了幾家,竟沒一個合適的。不是長得不好,就是工作不好。本想有個好的再跟女兒磨的,現在也只好擱置了。看到女兒日漸消瘦的臉龐,孟新凱有些后悔了,當初哪根筋搭錯了,非要送女兒去當兵。

    孟憲不知父親所想,只顧著吃母親親手做的早飯了。嫩嫩的豆花,澆上鹵汁,撒一些剛熬好的辣椒油,攪拌好吃一口進去,從嗓子眼舒坦到了胃里。田茯苓看她吃的香,不由笑了。

    “這次回來住幾天?周日走?”

    孟憲搖了搖頭:“我是回來送東西的,下午就走。”

    “干嘛去呀,周末還不讓休息兩天呀?”

    孟憲又搖搖頭:“是我自己的事兒,周末跟戰友約好了要出去。”

    田茯苓嘆一口氣:“正兒八經的家,現在倒像是旅館了。”

    孟憲心虛地叫了她一聲,又低下頭繼續吃飯了。

    “姐,帶我一起去吧,反正周末我也沒事兒。”桌對面的孟子言突然說道,還眨了眨眼。

    孟憲才不搭他的茬:“你在家好好做作業吧,下次回來給你帶好吃的。”

    孟子言撇撇嘴。

    田茯苓也點點他的腦瓜:“就想著玩兒,都快期末考試了,哪兒也不許去。”

    孟子言覺得自己真委屈。他那哪兒是去玩兒啊,他是去替她看著他姐去了!哼!

    午后,孟憲小憩了片刻,便換了身便裝出門了。

    孟新凱正坐在客廳里看報紙,孟憲猶豫了下,走過去邊換鞋邊問:“爸,你怎么不睡一覺。”往常這個時候父親的呼嚕正打的響亮呢。

    孟新凱看著女兒,又長長的嘆了一口氣,什么也沒說。孟憲覺得有點奇怪,但此刻心里也有事,便也沒再多問,背上包就出門了,沒有注意到父親深深憂慮著的眼神。

    此時此刻,外頭日光正盛。照在人身上,和著春風,有種麻麻的舒適感。孟憲在家門口坐上了一趟公交,過了七站地后,下車,步行數百米,到了東湖公園。環顧了眼四周,她邁步進了公園大門。

    正值周末,到了中午公園的人也不少。孟憲放慢了腳步,信步走在公園的羊腸小徑上,不一會兒就來到了湖邊。想找一個沒人的長椅坐下,然而放眼看去,哪條長椅上都有人。孟憲轉了一圈,最后停在了那天周幼棠坐的那條長椅邊上。

    一個年輕的女性帶著一個小女孩兒正在這里玩耍,通過言語間的親昵能看出來是一對母女。孟憲走上前,在長椅的另一頭坐下,安靜地看著這母女倆。小姑娘正跟媽媽撒嬌要糖吃,媽媽說吃糖會長蟲牙,長了蟲牙就不能吃其他好吃的了,要小姑娘自己選擇。小姑娘被難住了,一會兒吃糖糖,一會兒不要蟲牙。媽媽被孩子的可愛給逗樂了,回過頭,和孟憲相視一笑。

    過了沒多久,母女倆個還未討論好究竟要不要吃糖,就有一個年輕高大的男人走了過來,抱過孩子,和女人并肩走遠了。孟憲注視著兩人的背影,很久,才轉過頭來,看著湖面。

    稍稍有些無聊,不免就想起上次在這里見到周幼棠的情景,那時他身邊圍了一堆孩子,而現在這里除了她,就再也沒別人。孟憲只好從草地里抓幾顆小石子,一個一個往湖里投去,幾乎激不起一絲漣漪。不免覺得無趣,孟憲決心找一些大一點的石子來。這次她走的稍微遠了一些,把找到的石子都捧在了手里,起身的一剎那有風吹過來,差點兒迷了她的眼。不愿丟棄手中的石子,孟憲站在那里,緊閉著眼睛忍了一會兒,等風過去,她緩緩睜開眼睛,看見了站在不遠處斜坡上的周幼棠。

    一時間,孟憲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是不相信周幼棠會出現在這里,而是不相信,會在這個時候出現。身體的第一反應——孟憲將手中的石子扔到了一旁。看著那堆被她丟棄的石子,孟憲微微覺得有些尷尬。

    周幼棠瞇眼看著孟憲。

    他把她叫來這個地方約會,這小姑娘卻已經無聊地開始往湖里投石子了。怎么著也算是第一次正經約會吧,這頭開的還有點意思。

    他走過去,瞥了腳下的石子一眼,又抬起頭看孟憲。慢慢的,居然笑了。

    “你叫我說你什么好?”

    不知為何,那讓孟憲渾身上下緊繃成一根弦兒的緊張,忽然就沒了。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appxsyd (按住三秒復制) 下載免費閱讀器!!

本文網址:http://www.wbtlkt.live/book/43698/1544573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biquw.com/book/43698/15445733.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熱門小說:狂野美色春日宴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線天降巨富最佳女婿楚王妃一世傾城公主在上:國師,請下轎恰似寒光遇驕陽獨寵嬌女

七乐彩中奖金额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