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軍史小說 > 權傾天下之相門嫡女 > 正文 第183章 昀兒 到父皇這兒來

正文 第183章 昀兒 到父皇這兒來

新書推薦:我是特種兵之神級技能狼行三國如意小贅婿廢柴逆襲:這個嫡女太彪悍悠悠長青將骨三國之從小兵開始無敵初唐小駙馬劊子手的信仰封神世界危機

    榭昀真是從來就不會說空話,說了要回北涼就回,巴不得馬上就把我拽著啟程,只是慕景說了,南越還有點事要安排下,兩人商議好了,決定后天就直接出發走。

    .....這也只是比馬上遲了那么一點點,而且這也是很草率。

    不過我也沒多說什么,只是尋著閑暇時間,去了趟丞相府,和母親說了好一會兒話,又被興儀拉著去吃了點東西。

    說實話,要不是興儀不愿,我真想把她也帶去北涼。

    她還說我要是走了,她就只能每日和蘇敏央一直作伴了。

    我從前不是很喜歡蘇敏央,但是興儀一直都和她挺要好的。不過和蘇葉宛比起來,這蘇敏央也是好太多了。

    況且,她如今和兩年前比起來,差別有些大。

    尤其是在面對我的時候,那般恭恭敬敬,說話也是溫言細語,我有時候真是有些不習慣。興儀還笑話我,那說辭和榭昀之前說的一般無二,非要人家對我尖酸刻薄才好嗎?

    我時不時就要往這丞相府跑一趟,還和興儀一說話就是老久,她應該也知道了吧。

    不過有蘇敏央在,興儀倒不至于太孤單。

    午后剛過去榭昀那兒,就在門口撞到了歐陽駿羽,他面露急色,一臉迫切樣,不知道是要找榭昀做什么。

    不過看樣子,應該是沒見著人。

    我就順帶問了一句,“歐陽公子,你怎么來了?”

    他東張西望,問我,“榭昀呢?”

    果真是沒見著人啊,我皺了皺眉,也沒問他為何忽然要找榭昀,還這么急,“和慕景出去了吧。”

    “和我一起去找他。”

    他這話音剛落,嘴中念著的榭昀就回來了,也恰好和慕景一起。

    歐陽駿羽忙不迭地一把拉住了榭昀的手臂,語氣急切,“和我去一趟侯府吧。”

    “做什么?”

    “有人要見你。”

    榭昀茫然,“誰啊?”

    “你去了就知道了,我相信你也是想見他的。”

    榭昀沒吭聲,看向身旁的慕景,歐陽駿羽又道,“慕前輩和郡主也一起吧。”

    .

    到侯府的時候我還是一臉茫然,身邊的榭昀和慕景好像也是。

    不過我這心里,是止不住的忐忑不安,總覺得會發生什么大事。

    有時候這心里的感覺就是那么準,歐陽駿羽一路帶著我們直接去了后院兒,那池塘邊的涼亭中,坐著一個人,站著兩個。

    靜妃?麗妃?

    婁.....婁郁旬?他怎么會在侯府?

    我皺了皺眉,因為他的穿著和以往截然不同,完全不像是一個君王,儼然一副普通江湖人的裝扮,素凈卻利落。還有靜妃也是。

    他站在涼亭邊,朝湖面望著,手里拿著一個白色的玉鐲,一直摩挲著。

    我狐疑地看了一眼歐陽駿羽,他微微扯了我一下,慕景和榭昀一同往前,皆是面上存疑,但是都一句話沒說。

    歐陽駿羽拉著我站到了一旁,還示意我不要出聲,我更好奇的是,靜妃怎么會在這?她怎么會和婁郁旬在一起?

    這還沒想出個所以然來,意外往后望了一下,恰好就瞥見了正徐徐朝這邊走來的離墨。

    .....這是要做什么?

    我自然是不會蠢到覺得婁郁旬和歐陽家聯合,要除掉榭昀。

    離墨走到我身邊,靜靜站著,一言不發。

    我輕輕吐了口氣,這.....都是一家人啊,就我一個外人,怪不好意思的。

    “慕景,好久不見啊!”

    婁郁旬身上,就有一種與生俱來的天子氣息,平平淡淡一句話都充滿了氣勢,讓人遠遠看著,有一種望而生畏的感覺。

    都說榭昀很像他,榭昀讓人感受的最多的,是淡漠、冷寂。

    慕景淺淺笑了笑,繞過他,直接就坐到了桌邊,正對著靜妃,淡聲道,“是啊,好久不見。”

    榭昀掃了我一眼,面露冷笑,沒有說話,像是不懂他們這是要做什么,往前又走了兩步,倚靠在涼亭的柱子上。

    慕景這一開口,靜妃就起身挪步,站到了離墨身旁。

    她一邁步,麗妃也離了涼亭,靜靜站在外邊的石子路上。

    亭中就只剩下他們三個人,榭昀一臉漠然地看著婁郁旬,沒有吭聲。

    婁郁旬望著那湖面許久,手里緊緊握著鐲子,轉過身去,看向慕景,對上他的視線,沉聲道,“我在北涼,初次見到阿璃的時候,她就是同你一起。”

    慕景放在桌上的手,微微顫抖了一下,但是沒有說話。

    而榭昀自始至終,都沒有言語,同我們一樣靜靜聽著。

    “她那時候,在北涼京郊城外,站在那棵杏樹下,腳下還飄散著著花瓣。我第一眼看到她的時候,心里就深深記下了那張臉。”

    慕景冷哼了一聲,咬著唇不語,但難掩面上的怒意。

    那個訴說之人,仿佛真的只是想要訴說,把自己心里的一切都說出來,讓身邊之人都聽到。

    他有意無意地瞥了一眼榭昀,繼續往下說,“她曾經是一個多幸運的人啊,她有疼愛她的父兄、和姐姐,還有那么多打小就相識的好姐妹。”

    是啊,那時候,多好啊!

    如果那時候,沒有發生后來的那些事。榭昀會好好的在玉冥教長大,母親和父親會好好在玉冥教,繾兒興許不會死。

    還有慕景、貴妃.....貴妃一定會一直好好的,她同樣可以看著榭昀長大,給她能給的關懷。

    榭昀可以在那樣美好的環境下平安長大,身邊有那么多疼愛他的人。而不是在南越.....過的那么凄苦,從小除了貴妃,其他人都巴不得他死。

    多少次死里逃生,身上受過的傷都不計其數了。所以他被刀劍刺在身上,都已經感受不到疼痛了。

    我這剛想到,他就真的說起了貴妃,“蓁兒當年剛進宮的時候,就跟我說,阿璃就是從前過的太好、上天覺得太不公平了,所以后來才會遇到我。”

    慕景面色驟變,蘇虞矜....那是他的逆鱗,旁人哪里輕易可以觸碰得了。

    不過他也沒發怒,摩挲了下手指,語氣有些冷冽,“阿璃愛你入骨,你是怎么對待她的?”

    “我害死了她父親,滅了玉冥教,也逼死了她!”

    慕景冷笑,沒再說什么。我心里說不出是什么滋味兒,這倒是實誠的很,對自己所做的一切,說出口也都說的痛快!

    不過這些話在他口中,是那樣的輕描淡寫,不知在榭昀聽來,心里又是何難受的滋味兒。

    “昀兒,來,到父皇這里來。”

    榭昀站的離他并不遠,甚至可以說得上很近。他面上帶著笑,滿眼溫和地看著榭昀,那目光柔和的,像極了平日里大哥看苑兒的那種眼神。

    榭昀站在原地一動未動,面無表情地看著他,也不吭聲。

    不知是不是我眼花了,看到他眼眶有些泛紅、也濕潤了,又輕聲道,“我老了,都快要看不清你的樣貌了.....”

    歐陽駿羽站在我身邊,悶聲嘆了口氣。

    婁郁旬挪了兩步,走到了榭昀面前,眼都不眨地盯著榭昀,“白家沒了,慕容遠也死了,你的最后一個仇人,現在就站在你眼前。你.....要動手嗎?”

    榭昀看著他,始終不做聲。面上也看不出是喜是怒是悲。

    如果有一天,榭昀也對我這般漠然,那我估計是要瘋掉。沉默不語,有時候往往是最傷人心的。

    “我死了,這玉冥教就可以一直安穩下去,只要你想,這南越的江山也是你的。”

    他說的那樣風輕云淡,在場諸人卻都是瞬間就呆愣了。

    !!!

    我側頭看了一眼歐陽駿羽,微微皺了皺眉,輕聲問他,“什么意思啊?”

    他對我淡淡一笑,沒有說話,而是看向麗妃。

    都怔住了,唯獨麗妃沒有。

    麗妃目光停留在榭昀身上,淡聲向他解釋道,“榭昀,陛下,擬了一道詔書,如今就在我手上。他若有恙,這皇位,便是你的。”

    .....

    這南越皇上是瘋了吧,腦子里在想些什么呢。

    榭昀揚起嘴角,輕輕笑了一聲,低下了頭,不再看眼前之人,“皇位?我不是你們婁家的人。”

    婁郁旬點了點頭,對他的話,像是早在意料之中,也沒有很在意,甩了甩袖子,“我知道,你是不愿的。”

    的確是不愿意。

    榭昀巴不得自己和婁家和南越沒有任何一點關系,做個閑散王爺靜靜待在南越都是不情愿的,還談什么皇位。

    真是扔給他他都不會要。

    沉默了許久的慕景,再次開口了,“你自己的孩子,你還不了解嗎?他想要的不是這個。”

    婁郁旬笑了笑,坐到了慕景旁邊,拿起桌上的茶壺,往杯子里緩緩地倒茶。

    榭昀抬眼,重新看向他,忽的發問,“你為什么要幫我?”

    “我對不起你母親。”他慢慢抿了口茶水,語氣平緩,“我想為你們東方家、為你們玉冥教,做點事情,我想有朝一日地下重逢,我可以有勇氣見見阿璃。”

    我為什么忽然覺得,這是一個因為從前的過失,失去自己所愛之人,拼了命地要為自己所作所為贖罪、想要求得自己孩子原諒的父親。

    他一直.....都在幫著榭昀、護著他。

本文網址:http://www.wbtlkt.live/book/97632/4371814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biquw.com/book/97632/43718140.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熱門小說:權路通途嫂子的誘惑黑道公主玩轉校園總裁的天價小妻子最強妖孽特種兵王至尊瞳術師:絕世大小姐官神最強兵王叢林戰神風流鄉村

七乐彩中奖金额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