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家有傻夫:有屋有田有嬌妻 > 作品正文卷 第138章 溫氏之死

作品正文卷 第138章 溫氏之死

新書推薦:只影向誰去我在怪異大世界固安稱狐狐殺神贅婿重生2004王爺是個軟飯男都市戰神無雙薄先生是個萬人迷前妻來襲,總裁請準備女主她以武服人

    戚若聽聞這話,忙喚了府中管事來,讓他派人悄悄地去尋溫氏,莫要將此事鬧大。

    “多派些人手在城內外找。”

    皇宮中如今是遍布著仁親王的人,溫氏若入了宮,那就只有死路一條,她不是個傻的,是斷不會自己送上門去的。

    夏荷卻有些擔憂:“夫人,旁人不都說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嗎?或許老夫人真的跑進宮了呢?”

    戚若搖了搖頭:“話雖如此那也得靠審時度勢啊,這時候那宮里可就是魔窟了,進去了可就沒有退路了。若她真的進去那也是她的造化,我沒法子救她,鎮國公府也只有聽天由命了。”

    她身子閃了閃,就要往后倒去,被秋菊眼疾手快地給扶住了。

    “夫人,您勞累了這般久,快進屋歇會兒吧,一時半刻也急不來。”

    戚若點了點頭,任秋菊扶著自己進屋里榻上躺下了。

    待得夏荷和秋菊出去后戚若卻是緩緩睜開了雙眼,聽得外面沒了動靜這才翻身坐了起來。

    她小心翼翼地走到窗前,又回頭看了看門口,沒甚動靜傳來,這才將窗戶打開,就見祁陌給戚若留下的那兩人已早早地守在窗邊了。

    戚若披好大氅,戴好兜帽,就隨著那兩人悄無聲息地出了鎮國公府。

    “老夫人往哪邊去了?”

    上了輛不起眼的馬車后戚若才微微提了提聲音問了這話。

    “夫人放心,我們循著馬二和李三留下的記號定然能尋到老夫人。”

    外面的王大回道。

    戚若點頭應了聲便不再多言了。

    要說她為何心生這一計,無非就想著劍走偏鋒,看看能不能從溫氏身上找出什么破綻來,若是因此得了仁親王的把柄,興許元京的局勢能夠盡早地塵埃落定。

    況溫氏在鎮國公府中經營多年,這府中不知有多少是她的人,此一計也是為了引出這些個人來。

    她瞞著夏荷和秋菊也是為了能將戲演得真些,而且夏荷的心思是愈發偏離自己了,她也不得不多做思量。

    到得城門口,卻見城門口張貼出了一告示,說是早晚開關城門的時辰變了,能進出城門的時日愈發短了。

    戚若知曉,仁親王只怕是過不了兩天就要動手了吧,而這廂皇上也該是到了千里之遙的邊疆了吧。

    其實戚若大抵能猜到溫氏會去哪里。

    于這世間溫氏除了恨意是半分留戀也無,她唯一執著的便是她的姐姐——祁陌的生母,如今她中了毒,藥石無醫,死之前定然會去她墳前看一看的。

    到得鎮國公府家的郊外陵園后戚若下了馬車,這時候竟又下起了雪,倒是徒添了幾分凄涼之感。

    她遠遠地就瞧見溫氏坐在自家婆婆的墓碑前替她輕拭著有些臟污的墓碑,嘴里還絮絮地同她交代了許多事兒。

    戚若也不上前,就在遠處站著,良久,才聽得溫氏道:“你不是想知道我到底握住了仁親王和莫忘的什么把柄嗎?”

    她說著,仰頭看了看跟著戚若上前的四個護衛,意思不言而喻。

    戚若揮揮手,讓他們去遠處等著自己去了。

    “老夫人如今可以說了吧?”

    溫氏坐在祁陌母親的石碑前沒動:“那還得你先告訴我你同莫忘是什么關系。”

    戚若身子一僵,半晌沒說話,她卻見溫氏笑得愈發得意:“你不必瞞我,反正我也是見不得鎮國公府好的,你直接同我說了便是。況且……”

    “光腳的不怕穿鞋的,反正我都是要死了,你不說我也不說,就這么耗著吧!”溫氏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樣,“你那么聰明,該是衡量得來輕重吧。”

    “好,我同你說。”戚若往前邁了一步,“其實,是因著莫尚書握著我的把柄,他知道,我是帶有目的的接近他,所以……”

    為了取信于溫氏,戚若沒有說完這話。

    也不知溫氏信沒信,就聽得她大笑一聲:“好,我同你說便是,其實啊,莫忘他……”

    溫氏話未完就被人橫來一箭給射殺了。

    戚若大驚,當下就要上前去查探溫氏的生死,卻是被一旁守著的王大等人給護到了一邊兒去,而這時候祁陌也出來了,見戚若無事,吩咐了那四個護衛守著戚若便轉身去追人了。

    戚若很是擔憂,忙叫一旁的四個護衛去幫祁陌,可那四個護衛是得了祁陌的令的,自然不會再遵她的話了。

    她看了眼一旁口吐鮮血的溫氏,忙上前捂著她的胸口給她止血。

    溫氏被傷得是要害,這血哪里能止得住啊?戚若就算有心要救她也是于事無補。

    而這時候祁陌也回來了,見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溫氏是一步沒有上前,就紅著眼眶看著她。

    溫氏也瞧見了祁陌,她笑了,笑得面目猙獰,眼中滿是歹毒。

    “你……你就是個……掃把星……要不是為了生你……姐姐怎么會死?哈哈哈哈哈,你爹……沒想到吧,你那般不孝忤逆……你爹還是舍身救了你……也死了……她……”

    她抬眼看向戚若:“她也不是真心待你的……你們鎮國公府……一個……一個也別想逃……”

    她嘴里又嘔出一口血來,但她仍是執拗地偏頭看向一旁靜靜矗立的墓碑,屬于祁陌母親的那塊碑。

    “姐姐……姐姐是我的了,你們誰也別想搶走……她來接我了……”

    溫氏眼中晃過二十多年前的事兒。

    她還記得她姐姐嫁人那日,她姐姐那般歡喜,闔府上下更是一派喜慶,整個溫府都泡在紅色的大染缸里似的,可她只覺扎眼得很。

    她心中好恨好恨,最愛她的姐姐不在了,沒有人再愛她了,她只能孤獨地死在那個深宅大院,作為一個誰也不待見的庶女。

    現今好了,她姐姐來接她了。

    她的手緩緩伸向祁陌母親的墓碑,恍惚中,仿佛又看到了那個總是溫柔如水的女子,那個女子對她說,姐姐最愛小妹了。

    戚若看著斷了氣的溫氏,終于是放開了手,一抬眼,卻見祁陌站在那里從始至終都沒有動過。

    她輕啟唇瓣,顫聲喚道:“阿陌……”

    千言萬語,她竟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阿陌的姨母不在了,而是她將人故意放出來的,是她將人置于危險之地。

    “對不起,阿陌,是我對……”

    “你有什么錯?”祁陌看著躺在血泊中的溫氏,雙眼發直,“都是她的錯,她該死!她該死!”

    戚若驚詫萬分,遲疑著上前將祁陌拉入懷中。

    “阿陌……”

    祁陌也回抱著戚若,聲聲重復道:“她該死,該死……”

    雪,仍紛紛揚揚地下著,說好要一起賞雪的人卻是無心此刻之景。

    戚若不禁打了個哆嗦。

    她覺著今年的冬日好似格外漫長難熬,就算被祁陌緊緊抱著,似要將她嵌進身體里,她也覺著冷得很。

    良久,祁陌才平復好了心緒,淡聲解釋道:“是她……想要害死我,可沒成想我爹拼死護下了我……”

    再多的祁陌沒說,不是信不過戚若,只是覺著這時節她知道得愈少愈好,她更不想徒惹她擔憂。

    戚若沒想到溫氏竟狠毒到如斯地步,她那不單是偏執了,好比一個瘋子,毫無道理可言。

    只是她聽祁陌、也聽旁人提過此事,說是老鎮國公當時是在戰場上為祁陌擋刀去的,是匈奴那邊的人下的黑手,而如今溫氏卻……

    溫氏不過是個深閨婦人,哪里來的那個膽子?該說是哪里來的那個本事,能同匈奴人勾結在一起?那只有可能是她和大乾的人合作,通過那個人一起通敵叛國!

    是誰?還能有誰?

    戚若嚇得小臉煞白。

    她費盡心思追查數日的真相就擺在了眼前。

    祁陌曾說過,他當時被匈奴人追殺才受傷失憶誤打誤撞到了石頭村的,而匈奴人能到達錦州這地界定是同大乾中有權有勢的人有勾結。

    這人據他們探查,該是仁親王,而自己的父親莫尚書不就是仁親王的肱骨心腹嗎?

    她愈想愈心驚,愈想愈心涼,禁不住往后踉蹌一步,被祁陌眼疾手快地扶住了。

    “是又不舒服了嗎?也是,今兒發生了那樣多的事,你肯定心下害怕。”祁陌轉眼想到了前后腳到他手上的府上的信和溫氏的信件,“我聽府中傳來消息說前兩日你遭遇刺殺了,這回跟我一起去梓州吧。”

    戚若恍惚地看向祁陌,心中更是惶惑不安,竟是嚇得一把抽回了手,急急解釋道:“阿陌,我……我方才同老夫人說的,我跟莫尚書……我是騙她的……我就是……就是……”

    祁陌對于戚若的這番動作很是不解,也沒多想,只以為她還在害怕,忙柔聲安慰道:“你別急,我知道的,我知道你做這一切是為了我著想,想將事情查清楚,沒事了,都清楚了。”

    他看著地上的一灘鮮紅,眼中存著很深的思量,還摻雜著憤恨、難以置信,甚而一絲傷懷的復雜心緒。

    “你跟我一起去梓州吧,至于仁親王那邊你不必顧忌,我自有我的說辭。”

    戚若是真的怕了,不是于祁陌的態度,而是這真相,這血淋淋的真相讓她不知該如何面對祁陌。

    “不,不要……”

    

本文網址:http://www.wbtlkt.live/book/99190/4371815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biquw.com/book/99190/43718153.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熱門小說:神醫凰后我有一座恐怖屋王者之無敵逆天外掛王者榮耀之無敵逆天外掛上門狂婿茅山鬼王重生初中:神醫學霸小甜妻吞天武帝神眼通天大妝

七乐彩中奖金额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