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280章 誰都別想好過 “啪啪啪……” 辦公室的門突然被敲響,霍嚴猛地一回頭,看了門口一眼,然后看向霍威,裂開嘴笑了一聲。ww.la 霍威喊道:“進來!” 辦公室的門被推開,蔡金位的腦袋先探了進來,見到霍威和霍嚴都在,臉上立刻堆滿了笑容,小心翼翼的走進來。這老家伙現在的模樣,就好像孫子過來見威嚴的爺爺,臉上流露著討好的笑容還帶著微微的緊張,一點也沒有平時天老大,老子第二的那種氣勢。 霍嚴陰陰的一笑:“老蔡,什么風把你吹來了?” 蔡金位心里一陣大罵:“麻痹的,要不是因為你們要給那個姓楊的下馬威,何至于他報復我,把我兒子給抓了。” 霍家兄弟那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不要看蔡金位在東源如何牛逼,但在這兩人面前還真不夠看。所以也就在心里罵罵,罵出聲來他可不敢。 “大少,二少,我兒子被那個姓楊的小崽子抓了。” 霍嚴臉上的笑容越來越陰險:“我知道,剛才還跟我大哥說,我們都在一艘船上打漁,你的事我們不能不管!” 蔡金位的腰又往下彎了彎,諂笑著說道:“只要二少出面,肯定沒有問題。” 霍嚴搖了搖手中的酒杯:“這事我們不會插手,只能你自己去辦。” 蔡金位一愣,看看坐在那里一直沒有說話的霍威:“我自己去辦?” 霍嚴站起身,一口把杯里的紅酒喝干,然后拍拍蔡金位的肩膀:“只要按照我說的去做,一定能讓蔡駿平平安安的出來。” 大概二十分鐘,蔡金位臉色鐵青的在霍威辦公室里出來,坐著電梯下了樓,然后打開車門上了車。透過車窗看著霍威辦公室所在的那層,探手在衣兜里拿出手機,屏幕上顯示著錄音的界面。 蔡金位手指在屏幕上點了一下,手機里傳來霍嚴清晰的聲音,而蔡金位臉上的表情突然變得猙獰。 “想坑我,好啊,要是出了事,老子跑不了,你們他媽的也別想好過。” 夕陽染紅了半邊天空,白天的喧囂漸漸平緩,但城市卻越來越躁動。霓虹開始閃爍,又一個*膨脹的夜晚降臨。 那些身體散發著妖冶氣味的女人開始出入各個娛樂場所,吸引著大量散發著荷爾蒙的陌生身體,陌生眼神。當他們慢慢的接觸,女人身上那種能讓男人腦神經陷入亢奮的妖冶氣味,挑撥著男人壓抑到極點的原始沖動。 轟然一聲,妖冶的氣味跟荷爾蒙的氣味轟然相撞,迅猛的仿佛要撕裂身體外那層遮羞的薄衣,充滿血絲的眼瞳閃爍著難以捉摸的神采,看著面前的驅殼,就好像是盯著獵物的獵人。 夜色酒吧,距離刑警隊不遠,只相隔兩條街。而酒吧旁邊,一個老舊的小區正在拆遷,機器的轟鳴聲也掩蓋不了酒吧內躁動的音樂聲。 酒吧內,一個男人坐在昏暗的角落里一邊喝酒,一邊欣賞著那些妖艷的女人。這個家伙三十七八歲,皮膚黝黑,長得五大三粗。他叫邱建華,很多人都管他叫邱疤子。因為他的右耳根處有一道傷疤,能有手指粗,一直延伸到下巴,看起來相當的猙獰可怖。 這時蔡金位突然出現在酒吧內,他左右掃了一眼,然后走到邱疤子身后的一把椅子上坐了下來。 “這么急著找我,什么事?”邱疤子沒有回頭,自言自語的說道。 混血女主播直播后忘關攝像頭私_生活視頻遭曝光!請關注在線看:mei222(長按三秒復制)!! < 更新更快 就在筆趣網 www.wbtlkt.live > ------------ 2281章 強勢 蔡金位要了杯飲料,喝了一口之后,才在兜里拿出一張折好的紙條,很隱蔽的扔給身后邱疤子。 邱疤子借著酒吧昏暗的燈光,費勁的看了半天,然后冷笑一聲:“二十萬就想讓我賣命,你還真以為自己是上帝?” 蔡金位眼中兇光一閃,身體向后靠了靠,仰著頭,嘴唇嗡動著說道,“你他媽的好好看看,那是二十萬還是兩百萬。” 邱疤子又拿起那張紙條看了看,然后仔細的用手指數了數:“草他馬的,還真少數了一個零。” 蔡金位沒有說話,邱疤子嘖嘖有聲的砸吧砸吧嘴:“兩百萬也不多啊,你應該比我清楚,這個活兒太危險,不見得有命花。” 蔡金位說道:“你放心,會有人配合你,并掩護你逃離。然后直接偷渡去日本,到了日本之后,你想去哪個國家我都會安排。到時候,你就可以享受資本主義國家奢靡的生活了。” 邱疤子撇了撇嘴,嗤笑著說道:“你當我是沒見過世面的鄉巴佬,還是沒見過錢的二傻子?兩百萬換成美金才多少?還他媽的享受資本主義國家奢靡生活,我能吃幾天飽飯都難說。還有,我跑了,我老娘還有老婆孩子怎么辦,誰養活她們?你蔡金位嗎?我寧可相信母豬能爬樹,也不會相信你蔡金位。” 蔡金位臉色有點不太好看了,心里一陣大罵。還他媽的老娘和老婆孩子呢,你當我不知道你什么德行?除了吃喝嫖賭,你什么時候顧及過家里?可無論他怎么想怎么罵,這事還的邱疤子去干。因為邱疤子以前是警察,而且還是特警,經過嚴格的訓練。要不是這家伙人緣不好,人品很渣,又色迷心竅的猥褻未成年小女孩被警隊開除,現在應該也是個人物了。 “三百萬!”蔡金位咬了咬牙說道。 邱疤子很堅定的搖頭:“不干,你找別人吧。” 蔡金位的臉變得扭曲,咧嘴獰笑一聲,只是笑聲有些小,邱疤子沒有聽到。 “五百萬,這是你最后一次機會。如果你不干,我就去找其他人。” 邱疤子嘿嘿一笑:“成交!” 蔡金位冰冷的說道:“我先給你一百萬定金,剩下的四百萬,事成之后在給。” “NO!”邱疤子端起面前的酒杯,“什么時候我收到錢了,什么時候行動。記住,是五百萬,一分錢都不能少。”說完一口喝光杯里的酒,拿起桌子上的煙扔進嘴里一根,又拿起火機把那張紙條點燃,看著燃燒的紙條笑了笑,低下腦袋把煙點燃,“我的銀行卡密碼會發到你手機上!” 蔡金位看著邱疤子離開的背影,臉上的表情越來越陰沉,仿佛能滴下水來,“希望你能有命花那些錢。” 刑警隊,氣氛變得越來越詭異。下班的時間早都過了,但無論是大小領導還是警員,全都貓在辦公室里沒有動。不時的,有辦公室門拉開一條縫隙,一個腦袋探出來看看,然后又輕輕的關上。 不知道什么時候,各個辦公室開始亮起了燈,而楊洛辦公室也有了動靜。門嘎吱一聲被拉開,然后葉天明在里面走出來,又順手砰的一聲把門關上。然后回頭看了一眼,嘴角抽搐了一下,仿佛是在笑。 “走吧!” 警衛跟在葉天明身后來到電梯前,很巧,電梯門叮的一聲緩緩開啟,里面站著一名穿著軍裝的上尉。 本來上尉要邁步走出電梯,突然看到站在外面的葉天明,一種強大的壓力撲面而至,讓他很隨意的站姿突然挺得筆直。 葉天明打量了一下上尉,笑了笑,讓開身體。 上尉深深吸口氣,邁步走出電梯。聽著身后電梯關門聲,他才回頭看,接著挺直緊繃的身體才慢慢放松。 楊洛面無表情的看著手里黑色的臂章,上面是一個盾牌,還有106三個數字。 “106處!”楊洛輕輕的念叨了一句,居然還有這樣一個部門存在,他也是剛剛才知道。尤其是手里象征權力的臂章,讓他感覺特別沉重。要是能拒絕,他是絕對不會接手這樣一個部門的。但他沒得選擇,因為他是藍劍的大隊長,按照規矩,退役了就要接手106處。何況,有106處這把鋒利的劍在他手里,辦起事來,騰挪的空間會很大。 過了好一會,楊洛的目光在臂章上挪開,又落在辦公桌,疊得整齊卻很特別的黑色軍裝上。 “啪啪啪……” 辦公室的門突然被敲響,楊洛把臂章和軍裝收起來,塞進抽屜里:“進來!” 辦公室的門被推開,楊洛見到一名穿著軍裝的上尉走進來,嘴角一咧,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笑容。 上尉見到楊洛一愣,他沒想到一個刑警支隊的支隊長這么年輕,絕對不到三十歲。不用想,肯定是靠關系才做到這個位置的。 上尉想著,看著楊洛的眼神變得輕蔑:“你好,我叫曲崗,是……”沒等曲崗說下去,楊洛一揮手,強勢的打斷曲崗的話。 “我不需要知道你是誰,來自哪里。你只需要告訴我,你找我有什么事就行了。” 曲崗又是一愣,楊洛給他的第一印象真的不怎么樣,對楊洛的輕視也是毫不掩飾的。但現在楊洛給他的印象是強勢,而且是非常強勢。尤其是語氣中的那種不容置疑,換做任何人都會感到不滿,甚至怒火中燒,但曲崗沒有,而且把輕視的目光收了起來。 因為剛剛楊洛身上爆發出一種讓他感到顫栗的氣息,雖然一閃而逝,但他還是清晰的感覺到了。而且這種氣息,他剛剛感受過一次,就是在電梯碰到的那個人身上,太可怕了。 軍人的職業嗅覺告訴他,面前這位年輕的刑警支隊長和在電梯那碰到的人,曾經都是軍人,而且他們來自同一個地方。 曲崗身體不自禁的挺了挺,干脆利索的說道:“姚斌,我是為姚斌來的。” “哦!”楊洛哦了一聲,眉毛挑了挑,“姚斌啊,好像是販毒被抓進來的吧。” 曲崗張了張嘴,但最后什么都沒說。因為這個話他沒法接,無論說什么,都感覺到不合適。 ------------ 2282章 意想不到的人 2282章意想不到的人 楊洛嘴角掛著淡淡的笑意,拿起辦公桌上的煙點了根,把玩著手里的火機也不說話。 剛開始的時候曲崗還算平靜,可楊洛一直不說話。他感覺到自己好像被關在一個透明的氣泡里,一種無形的壓力讓他快要窒息。本來挺拔的站姿更加挺拔,心臟跳動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他從來都沒有這么緊張過,就是第一天走進軍營面對首長的時候都沒有。可是今天,面對一個年紀不比他大的刑警隊長緊張了。這讓他自己都感覺不可思議,但偏偏就是不爭氣。 曲崗站在那一動不動,只有眼珠隨著楊洛吸煙的動作而轉動。當煙霧在楊洛嘴里飄出來,慢慢飄散時,更讓他覺得楊洛這個人很虛渺不真實。更準確點說,像楊洛這種人不應該坐在這樣一間辦公室里,因為龍是要騰飛九天之上的。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楊洛把火機扔在辦公桌上,傳來啪的一聲輕響。仿佛氣泡被戳破的聲音,聽在曲崗耳里是那么的悅耳。同時那種無形的壓力被釋放,最后消失無蹤。 “你去告訴姚光榮,只要他兒子交代我想要的,很快就可以出去。” 曲崗一愣,什么叫你想要的,誰知道你想要啥?心里嘀咕歸嘀咕,臉上倒是沒有什么表情,很干脆的敬了個禮,然后轉身離開。 曲崗離開之后,沉寂的刑警隊突然動了起來,所有辦公室的門都被人在里面打開,接著一個個走出辦公室。當經過楊洛辦公室的時候,都會好奇的看一眼緊閉的辦公室門。就算沒有在這一層的,也都跑到樓梯口張望一眼,然后才離開。 房偉看了看時間,沖著孫宏利一笑,說道:“走吧,我肚子都快餓扁了,去找楊支隊好好喝一杯。” 孫宏利猶豫一下,最后還是點頭:“行!” 兩人走出辦公室,正好碰到傅蘭,房偉問道:“去找楊支隊?” 傅蘭眨了眨眼睛:“這么晚了還沒吃飯,估計楊支隊也沒吃呢。他初來乍到,怎么也得讓他出點血,請我吃一頓大餐。” 房偉哈哈大笑:“我們想到一塊去了,要不趁著今天他第一天上班打他的秋風,以后恐怕沒機會了。” “你們在說我什么壞話呢?”楊洛在辦公室出來說道。 “我們哪敢說你的壞話啊!”傅蘭揉了揉肚子,笑著說道,“我們都沒吃飯呢,正準備打你的秋風呢。” 楊洛看看傅蘭,又看向房偉和孫宏利,然后四個人同時笑了起來。這一瞬間,無論是傅蘭還是房偉,或者還有一點疑慮的孫宏利,跟楊洛之間的那種距離感縮短了很多,更讓彼此間的不信任淡了不少。 軍分區,姚光榮和張廣奇一直在下棋,好像并不擔心姚斌。當曲崗走進來的時候,姚光榮正拿著棋子雙眼盯著棋盤。 曲崗剛要說話,姚光榮頭都沒有抬的一擺手,曲崗只能把要說話的咽下去。心里一陣苦笑,也不知道姚斌是不是你親兒子。 過了能有五六分鐘,姚光榮重重的把棋子放到棋盤上,然后一陣哈哈大笑:“老張,你輸定了。” 張廣奇也很無奈,歪頭看向曲崗:“怎么樣?” 曲崗說道:“刑警隊的楊隊長說,只要姚斌交代他想要的,很快就會出來。” 張廣奇看向姚光榮,只見姚光榮身體向椅背一靠,對著張廣奇一笑:“這個楊隊長真不簡單那。” 張廣奇也笑了:“他要是那么簡單,哪有膽量整出這么多事來。” 姚光榮沉思了一下,最后嘆口氣說道:“曲崗,你再去一趟刑警隊,告訴姚斌,把蔡駿販毒的事情交代清楚。” 曲崗一愣,緊接著立正敬禮:“是!”其實他心里很清楚,蔡金位在東源呼風喚雨這么多年,怎么可能會差錢。既然不差錢,蔡駿也不可能因為錢去販毒。唯一的解釋是,蔡駿吸毒,那些毒品都是他自己用的。 曲崗走出棋牌室,嘀咕道:“看來,這個蔡駿是大難難逃,至于在東源呼風喚雨的蔡金位,這一次,估計也會風停雨歇了。” 潮人軒,楊洛、傅蘭、房偉和孫宏利剛走進包間,顧世偉和裁定安緊隨其后的走進飯店。這兩個家伙看了一眼二樓嘿嘿一笑,然后找了個靠窗的位置坐下來。 因為已經過了飯點,所以點菜上菜很快。兩人剛把啤酒啟開,柴榮推門走了進來。此時的他穿著一身休閑裝,鼻子上還駕著一副平光眼鏡,看起來非常儒雅。 “小叔,這里!”柴定安招手喊了一聲。 柴榮走過去,坐下來說道:“你們坐在這里,就不怕他看到?” 顧世偉舉起酒瓶喝了口:“我跟他不熟,即使面對面,他也不見得知道我是誰。” 柴定安也點頭:“我跟他也不熟,即使見過,那也是很多年前了。”說著拿起杯子,給柴榮倒滿酒,“小叔,今天你們大院不平靜吧。”這家伙說話的語氣,很明顯帶著幸災樂禍。 柴榮拿起酒杯抿了一口,說道:“風不小,但浪沒起來。” 顧世偉一笑:“再大的妖風,遇到楊洛也掀不起浪來。” “你們一直在這里盯著,下午這一段有什么變化沒有?”柴榮夾了一筷子菜送進嘴里。 柴定安搖頭,顧世偉倒是嘿嘿一笑:“一個你我都想不到的人出現了。” 柴榮眉毛一挑:“誰?” 柴定安疑惑的看向顧世偉:“我怎么沒看到?” “因為你不認識他,所以你忽略了。”顧世偉用手指沾點酒,在桌子上寫了三個字。 柴定安看著桌子上的三個字更加疑惑,而柴榮卻眉頭越皺越緊,嘴里嘀嘀咕咕念叨著那三個字。 “怎么這么耳熟呢?好像在哪里聽過!” 顧世偉左右看看,輕聲說道:“南京軍區那位。” “啊!”柴榮恍然,那位,就算對他來說,也是個傳奇。 “逗留了兩個多小時才離開。”顧世偉內心隱隱的有種興奮。一個楊洛都夠南方系喝一壺了,如果那位參與進來,這場較量就不是誰贏誰負的問題,而是南方系能撐多久。 同志們,經過半年多,合約終于簽完,小說也轉站完成,我也可以松口氣,以后大家去創世。創世,創世,創世,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完美破防盜章節,請用搜索引擎各種小說任你觀看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復制) 下載免費閱讀器!! ------------ 2283章 道行很深 “這個葉天明是誰?”柴定安是真不知道這個名字。 顧世偉一笑:“一個傳奇,能跟楊洛對抗而不落下風的人。當年這個家伙在東北,掀起了腥風血雨。” 柴定安皺著眉頭想了半天,突然看向柴榮:“當年我老子在大西北任職,有一次聽到他們聊天,說山西王覆滅。而當時山西王劉蒼久就在沈陽,是不是那一次?” 柴榮說道:“我知道的也不多,當年發生在東北的事就是禁忌,只有上面那些大佬才知道詳細情況。” 因為當年柴家層次還沒有達到現在這個高度,而且國家全面封鎖消息,所以當時柴家知道的也是一鱗半爪。當然了,后來柴家也了解過當年的事情。至于柴榮,他對當年的事情沒有大多興趣,只是知道有葉天明這樣一個非常牛逼的人存在。 顧世偉說道:“對,山西王的覆滅,就是葉天明干的。”說著對柴榮嘿嘿一笑,一副興奮的表情,“現在葉天明也跑到這里插一腳,結局已經注定,你不趕緊把握機會,還要觀望嗎?” 柴榮搖搖頭:“他是軍人,不可能參與進來,上面也不會允許他插手。” 柴定安說道:“不管怎么說,他既然在這個時候跑來見楊洛,肯定是帶著某種目的,甚至就是過來表明支持的態度,不然像他那么敏感的身份,怎么可能大張旗鼓的去見楊洛?” 柴榮沉思了一下,還是搖頭說道:“這事關系太大,不能操之過急,還是等等吧。” 顧世偉沒有再說話,畢竟是這人家的事,他只是局外人,一個看熱鬧的人而已。沒有必要做交淺言深的事,最后大家鬧得不愉快。 柴榮也轉換了話題,“你們準備什么時候走?” 柴定安說道:“這么一場大戲才開始,我們怎么能走!” 顧世偉跟著點頭:“就是啊,我們過來就是看戲的,這剛開場就走,以后肯定是后悔終生。” 柴榮呵呵一笑:“你們那。” 三個人一邊喝酒,一邊東一句西一句的瞎聊,就這樣時間過去了兩個多小時。 顧世偉無意中一抬頭,說道:“他們下來了!”說完又低下頭。 柴定安和柴榮也微微側著身體,即使楊洛跟他們不熟,甚至說沒有見過。但避免出現意外,還是避開的好。 楊洛、傅蘭、房偉和孫宏利有說有笑走下樓梯,當在顧世偉他們那一桌不遠處經過的時候,房偉停頓了一下腳步,看了一眼柴榮的背影,然后搖搖頭的走出酒店。在他想來,柴榮怎么可能會跑到這里來吃飯,而且還是這么一個小店。 “楊隊,我送你回去?”傅蘭的臉有點紅,顯然酒沒少喝,站在那里都有點打晃。 楊洛看著她的樣子,笑著說道:“你還送我呢,自己能不能回去?” 傅蘭腳下一個趔趄,房偉急忙把她扶住:“怎么樣,沒事吧?” 傅蘭很大氣的一揮手:“我沒事!” 楊洛說道:“行了,你就別逞能了!”說著看向房偉,“政委,我剛來,對東源不熟,傅蘭同志你負責送回去吧。” 房偉點頭:“沒問題,我送傅蘭回去。讓老孫陪你回宿舍樓,應該收拾好了。” “行!”楊洛說道,“老孫,我們走吧。” 宿舍樓距離刑警隊不遠,就隔著一條街,走路不到十分鐘。是一棟七層樓,住在這里的大多數都是單身,從而被戲稱為光棍樓。 楊洛的房間在三樓,面積不大,也就六十多平,但裝修的相當有品味:“這個房間以前誰住的,裝修這么有味道。” 聽到楊洛的話,孫宏利哈哈大笑:“我們隊里,你猜猜誰這么有品位!” 楊洛想了想,說道:“傅蘭?” 孫宏利豎起大拇指說道:“我服了!” 楊洛笑了笑,打量著房間說道:“她有時還會在這里住吧!” 孫宏利說道:“支隊所有領導在這里都有房間,因為這里距離辦公樓近,一旦有案子,忙起來昏天黑地,累了就過來這里休息一下。” 楊洛點點頭,一名警察,尤其是刑警,有案子忙起來的時候,幾天幾夜不睡覺很正常。能有這么一個臨時休息的地方,真的很不錯。 孫宏利把鑰匙遞給楊洛:“鑰匙給你,有什么事,或者需要打掃房間,通知宿管趙姨就行。” 楊洛接過鑰匙:“這才幾點你就回去,不如我們再喝點,太晚了就在這住,反正這里也有你的房間。” 孫宏利腦袋搖得像撥浪鼓:“不行,不行,我可不能喝了。再說,我都快一個月沒回家了,我都想死我女兒了。” 楊洛眨了眨眼,戲謔的說道:“你不是想女兒,而是想嫂子了吧。” 孫宏利苦笑一聲:“想女兒,女兒他媽當然也想。” “那行!”楊洛把孫宏利推出房間,“趕緊走吧,要是嫂子知道你回來卻不回家,反而陪著我喝酒,明天非得找我麻煩不可。” 孫宏利出了宿舍樓,然后回到刑警隊,房偉已經在辦公室等著了。 “來一根不?”房偉舉了舉手里的煙。 孫宏利把煙拿過去點了一根:“怎么樣?” 房偉深深的吸了口煙:“看不透。” 孫宏利嘆口氣:“他這個人看起來豪爽坦蕩,但心思相當細密深沉,很難讓人看出什么來。” 房偉深有同感的點頭:“毫不外露,難于窺測。要不是親身經歷,很難讓人相信,他只有二十多歲,還不到三十。比市里的那些老狐貍道行還要深。” 孫宏利冷冷一笑:“道行要是不深,怎么能把市里那些老狐貍玩弄于股掌之間?” 房偉斜靠在沙發上,手指在扶手上很有節奏的敲擊著:“也許他的到來,真會給我們帶來一股新風。” 孫宏利說道:“是新風還是妖風,還要觀察觀察,然后在做決定。”說完看了看時間,站起身,“行了,我走了,你也早點回去吧。” 楊洛躺在床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屋頂,嘴角慢慢勾起一抹笑意:“一個裝醉,一個不停的跟我喝酒,一個借著酒話不停的試探……有意思,真有意思……” (本章完) ------------ 2284章 置身事外 &lt;&gt;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傅蘭圍著浴巾在浴室里出來,站在鏡子前整理了一下濕漉漉的頭發,又拿起他老公放在茶幾上的煙點了一根,然后走到窗前,斜著坐在窗臺上,身子依著窗戶,看著外面燈火依然。 此時的她哪還有一點醉意,眼睛比燈泡還亮,看著沿著玻璃窗飄散的煙霧,被外面霓虹染得五顏六色。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身邊傳來腳步聲:“你怎么還不睡?” 傅蘭歪著頭向上看,自己的老公龔偉喜拿著衣服站在她身邊,然后披在她的身上,又把她手里早就燃盡的煙頭拿下來:“是不是又遇到難事了?” 傅蘭眨了眨眼,微笑著說道:“你怎么知道?” 龔偉喜一翻白眼:“我們結婚多長時間了,如果我還不了解你,那不是白在一個床上睡了十幾年?” 傅蘭輕輕把頭靠在龔偉喜身上:“新來的支隊長上任了,但我卻看不透他,不知道該怎么辦。【網.】” 龔偉喜撫摸著傅蘭的頭發,輕聲說道:“看不透就把眼睛閉上,等他把家底亮出來。” 傅蘭輕輕搖頭,也不說話,只是閉著眼睛,靠著龔偉喜。 過了好一會,龔偉喜低頭一看,不禁苦笑一聲,傅蘭已經睡著了。 龔偉喜把傅蘭抱起來走進臥室,然后輕輕放在床上,低頭看著傅蘭嘆口氣:“何苦呢,老老實實當你的辦公室主任多好,干什么非得要穿鞋去趟河。最后鞋濕了,你也可能會溺水。”只是這話他也只能在傅蘭睡著的時候叨咕叨咕,是絕對不敢當著面說的。 傅蘭睜開眼的時候都快十點了,發現她老公已經上班走了,急急忙忙洗了把臉,也顧不得吃飯,穿上衣服就往外跑。而此時的楊洛也才起來,這丫的昨晚琢磨一晚上,快天亮了才睡。 “叮鈴……”楊洛剛走出宿舍樓大門口,兜里的電話就響了,拿出來一看,是房偉打來的:“老房,什么事?” 聽筒里傳來房偉的聲音:“楊隊,剛才110報警中心匯報,天子大廈外有人質被匪徒劫持,要求我們立刻出警。” 楊洛抬頭看向對面另一條街上的天子大廈,眉毛一挑:“這么巧啊,我上任的第二天就出了事情,而且還發生在支隊不遠處,更巧的是,在我上班必經的路上,就算我不想出現在現場都不行啊。” “嗯?”房偉聽到楊洛的話就是一愣,他還真沒想那么多,“你的意思是……” 楊洛嘴角一勾:“沒什么,我不是說了嘛,這事就是趕巧了。” 房偉怎么可能聽不出來,楊洛話里嘲諷的意味,他也意識到這事確實太巧了,但他也沒有再說什么:“要不要通知特警隊?” 楊洛整理了一下帽子,淡然的說道:“沒有那個必要,叫幾個人維持一下現場秩序就行。” “那,叫幾個人?”房偉小心翼翼的問,既然已經猜到,這次綁架案可能針對是楊洛,他必須要嚴肅對待,堅決服從楊洛的命令。只有這樣才保險,一旦出現什么問題,他才能置身事外。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 lu123 (長按三秒復制) !! ------------ 2285章 同行 楊洛淡淡的說了一句:“隨便!”然后掛斷了電話。 房偉拿著電話愣了一下,到底帶多少人?其實在接到110指揮中心電話之后,他第一時間打電話通知的并不是楊洛,而是常靖峰,讓他立刻集合人手。 這時外面傳來雜亂的腳步聲,房偉放下電話,站起身來到窗前向外看去,三四十名全副武裝的干警已經集合完畢。但讓他很意外的是,在常靖峰身邊還站著一個人。大概三十二三歲,要不是看他眼神帶著騷氣,還有浮腫的臉部,腳步虛浮,這些縱欲過度的特征,僅看外表的話,還有點小帥。尤其是穿著警服,很像那么回事。 這個人叫朱凡武,看到這個家伙,房偉之所以會驚訝,那是因為朱凡武調到刑警隊那一天,請病假就變成了常態。一年365天,他能有65天過來上班,頻率都算高了。誰也不知道,他是真的在病床上躺著,還是在某個女人的床上躺著。 雖然朱凡武身體“不好”經常請病假,但他升官的速度卻一點都不慢。甚至比大多數人都快,快到讓很多人絕望。從一個普通的警員到副支隊長,用了不到四年時間。 當然了,這樣的人肯定有人會對他不滿,但不滿也得憋在心里。因為這個家伙是蔡金位的妻表弟,很多人可謂是敢怒不敢言。 房偉突然感覺到,這次的劫持人質,也許真的有問題。想到這,房偉拿起掛在椅背上的衣服,一邊穿一邊往外走。 常靖峰見到房偉小跑過來,敬了個禮說道:“政委,通知特警隊沒有?” 房偉搖頭:“我打電話向支隊長匯報了,他說沒有必要通知刑警隊。”說著看看現場的幾十名警員想說什么,最后卻把要說的話咽了下去。 聽到房偉的話,一道精光在常靖峰眼中閃過:“既然是支隊長的命令,我們必須服從。” 房偉深深的看了一眼常靖峰,有看向朱凡武,毫不掩飾話里的嘲諷:“朱副支隊,你的身體沒事了?” 對于房偉的嘲諷,朱凡武好像沒有聽出來:“啊,今天感覺精神還不錯。這不也有一段沒上班了,今天就過來看看,沒想到我一來就碰到劫持人質案。” 房偉上下打量一下朱凡武:“匪徒手里有槍,這次解救行動很危險,我看你還是留在隊里吧。” “不不不!”朱凡武臉上的表情很嚴肅,要是不熟悉他的人,一定認為他是個為公為民,勇于犧牲自己,不怕危險,能為老百姓拋頭顱灑熱血的公安干警,“我可是警察,一名人民警察。現在人民遇到了危險,我怎么能退縮?不要說匪徒手里有槍,就算有火箭炮我也會義無反顧。”話說的可謂是大義凜然,但聽在房偉耳朵里,卻怎么聽怎么虛偽。就連常靖峰都撇了下嘴,眼里閃過一絲譏諷。 所有人員都已經上了車,房偉也沒有再搭理朱凡武。不管他有什么目的,只要把他盯緊了就行。 “上車吧!” 位于天子大廈旁邊一個破舊的正在拆遷的樓,此時已經被圍得水泄不通。一道破舊的木門,不到一平方米的老式廁所內,邱疤子一只胳膊緊緊勒住一名四十多歲女人的脖子,另一手拿著槍頂在女人腦袋上。 “警察來了!”不知道誰喊了一聲,緊接著又有人喊,“我擦,怎么才一個人?” “是啊,而且還這么年輕,這不是扯淡嗎?” “可不,熟話說,嘴上沒毛,辦事不牢。看來,那位女同志危險了。” 楊洛穿著一身警服,穿過人群來到近前,對周圍的議論充耳不聞,只是看著躲在人質身后的邱疤子,“當過兵?” 邱疤子確實很專業,利用人質把自己身體所有要害都擋住了:“老子就討厭的就是那些臭當兵的。” “哦!”楊洛哦了一聲,手放進兜里,邱疤子身體猛然繃緊,厲聲吼道,“別亂動,把手慢慢拿出來,不然我殺了她。” 楊洛慢慢把放進衣兜里的手拿出來:“你這么專業,怕什么!” 邱疤子看到楊洛手里拿著的是煙和火機,神情放松了不少:“怎么就******你一個人,不把我放在眼里嗎?” 楊洛低頭點了顆煙,然后抬起手示意了一下:“抽嗎?” “少******跟我來這套,老子曾經也穿過你那身皮。想吸引我的注意力,讓我暴露,好讓狙擊手干掉我?”邱疤子警惕的探出腦袋,快速掃視一眼,然后又縮了回去,也就零點幾秒。這么短的時間,除非像韓偉光和孫滿江那樣的高手,不然就算真有狙擊手也反應不過來。 楊洛嘿的笑了一聲,嘴角叼著煙,煙霧在牙縫里飄出來:“原來我們是同行,怪不得劫持人質這么專業。” 邱疤子冷笑一聲:“那是以前,我現在不是了。” 楊洛說道:“不是就不是吧,說句心里話,這身衣服老子也穿夠了。但沒有辦法,人總得賺錢養家不是?我要是脫了這身皮,還真不知道干什么。想跟你一樣,弄把槍去劫持人質要贖金,或者搶劫銀行,可沒那個膽子。所以啊,這身皮我還的繼續披著,繼續領工資,能讓老婆孩子吃飽飯。” “少跟我撤這些沒用的!”邱疤子感覺面前這個年輕的警察太淡定了,淡定的讓他有些不安。 楊洛把嘴里的煙拿到手里,嘆口氣說道:“不讓我說,我就不說。那說說你吧,你為什么劫持人質?” “關你屁事!”邱疤子微微側頭,露出一只眼睛看了一下,臉上的表情變得有些焦躁。 楊洛聳聳肩,很無奈的說道:“要不是因為我穿了這身皮,必須在你手里把人質救出來,你以為我愿意過來跟你廢話?” “那你救吧!”邱疤子摟著人質脖子的胳膊緊了緊,身體微微向下蹲,把自己整個身體都藏到了人質身后。 “草!”楊洛罵了一聲,“你不提條件,我怎么救?像電影里演的那樣,一槍把你崩了?我******要是有那么厲害,跟你在這耗著?” 邱疤子哈的笑了一聲:“我以為你多牛逼呢,自己一個人就來了。” 楊洛好像失去了耐心:“別******廢話了,說,你要什么,我會盡量滿足你。” (本章完)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復制) 下載免費閱讀器!! ------------ 2286章 蒼天饒過誰 ------------ 2287章 兵來將擋 ------------ 2288章 有病得治 七乐彩中奖金额是多少